仁波切求道以後道學對談 仁波切求道以後道學對談 問:三寶對修行有幫助嗎? 仁波切答:當然有幫助,有時你用三寶覺得沒有用,是因為你用的不夠久、不夠用功,我們要向外去看那些很好的修行者,要知道他們之所以修行品質那麼好,是因為三寶的關係而不是他們本身原來就有這麼好的人格品質。當然你今天用三寶不會明天就開悟了,但是只要你不放棄,持續的修,慢慢潔淨自己的心靈,總有一天會走到終點:開悟。 問:仁波切離開台灣,回到不丹的這一段期間,對一貫道及三寶有沒有什麼特殊的體驗? 仁波切答:每當我專注在三寶上時,我總是覺得三寶是一條見到真理、實相(truth)的捷徑。 世界上有很多宗教,也有各種法門,但目的都是在追尋真理與發現實相。但是我們的生命是很短暫的,沒 結婚西裝有足夠的時間去歷經各種法門,尋找真理實相。當我用三寶時,我驚訝的發現三寶是一條簡單的路,是每個人都可以走的,三寶很自然的讓每個人很容易的找到屬於他自己的真理實相。 真理雖然只有一個,但尋找真理的方法卻有很多,因此發展出不同的宗教、不同的觀點。甚至有些宗教的修持非常複雜,你可能窮一輩子的時間修持,卻無法達到真理實相。但是三寶卻是一條迅速可以接觸到實相的捷徑,這是我這段期間的體驗。 問:仁波切說用三寶時接觸到實相,為什麼你認為你的感受是見到實相?見到實相身心有何感受? 仁波切答:實相是無法直接用言語傳達,一定要自己見到、進入才能感受的,我只能舉自己的感受來解釋,當我做惡夢 宜蘭民宿時,我非常不舒服,我試著用三寶,專注在三寶進入禪定(meditation)。只要一下子功夫,惡夢便完全消失,三寶的佛力讓我更清晰,看清惡夢是虛幻不實的。 有時我很累,或身體不舒服時,我也會坐下來,放鬆自己的心然後專注在三寶上,我覺得比以前我所用的法門更方便,我很快發現我身體及心裡的一切不愉快、憂慮、混亂,都是假相不具實義。而且我可以看到真相,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記得有一次我從印度的新德里乘火車到另一個城市,火車很擁擠吵鬧,火車上有一群人,說話很大聲,很不友善圍在我身邊,令我有點生氣,後來我想他們其實是很無知的,我不想和他們吵架,心念一轉後,我開始對他們有著深刻的慈悲,因為他們生命混亂無 G2000知,甚至不了解自己為什麼來這個世界,不了解什麼是生命的價值?於是我坐下來,不看他們,也不理會他們說什麼,只是專注於三寶,這時我進入非常深刻的祥和平靜,不管他們說什麼、做什麼?對我而言都只是夢一樣。最後我沒有對他們做任何行動,甚至也沒有回答他們,但他們自動撤退,不再找我麻煩。 我沒有每天時常持續的用三寶,但是每當處於很糟糕的狀況和困難的處境時,我總是會用三寶,對我而言,這十分有幫助。 問:仁波切在用三寶轉化心境的情況,是只有用的時候有禪定喜悅,還是用過以後可以持續一段時間?可以持續多久? 仁波切答:當我專注於三寶的時候,我無法去感覺任何事,有點像身處於太空一樣,沒有時間空間的感覺。甚至好、壞的感覺 開幕活動,沒有任何感覺,也沒有去計算時間。當我從禪定回來後才知道自己大約專注了多久,有時十分鐘,有時二十分鐘,一般不會超過三十分鐘。 問:在你經歷三寶禪定後,你的禪悅可以維持多久? 答:很長的時間。基本上我是一個快樂的人,並不容易陷入生氣或其他負面情緒。所以維持一或二個星期是沒有問題的。 問:仁波切有沒有將對道的體驗分享給他在不丹或台灣其他禪修中心的朋友? 仁波切答:有,我曾經向不丹的同修、僧侶提起我的修道經驗,也向我台灣的同修提及,但他們都無法了解。 在不丹時,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寺廟裡。很多同修問我:你在台灣待了那麼久,你都交些什麼朋友?我說:我住在台中的一個小鄉鎮石岡,我所處的團體不是佛教徒的團體,而是一貫道的團體。 濾桶他們又問;什麼是一貫道、觀點是什麼、修行目的是什麼?我說:要先求道。他們又問:那你求道了嗎?我說:是,我求道了。他們說:哇!你很奇怪。我說:求道對你很有幫助,如果你有機會求道的話。他們問:一貫道修什麼法門?因為我不能把三寶說出來,所以我只告訴他們關於我自己用三寶修行以後的感受,以及三寶在修行上的助益。他們說:我們很擔心,因為你似乎已經不再是一個佛教徒。我也告訴過他們道的源流是和佛教一樣,源自彌勒佛及達摩祖師。但他們仍無法十分理解。最後我告訴他們:對我而言,宗教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實相、真理。現在我追尋的是實相而不是宗教,不管你們怎麼說,都不會影響我的想法。可能我不丹的同修打電話給我台中的同修,所以當我回到台灣時,我的同修問我: 票貼你現在是一貫道不是佛教徒了嗎? 問:這會困擾你嗎? 仁波切答:這些不會困擾我,因為我知道我所追求的是什麼,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點傳師結論: 感謝仁波切對我們做了很好的修行示範,包括我個人都得到深刻的啟發,我自己用三寶可能時間比仁波切多很多,但我的力道與深度卻不及仁波切。事實上仁波切修三寶沒有非常努力,一般道親只有在處境很惡劣時才會用,但他用三寶很用心,力道很強,一般道親往往用三寶來平靜自己惡劣的情緒,或應付自己的惡劣環境、心境,但仁波切用三寶,可以用到徹底消除心境的不安及環境的混亂。 比如生病吃藥,三寶就像祖師給我們的良藥,有些人吃藥只吃到症狀消除就不吃了,沒有根除病根。仁波切則是吃到根除病根才放下,所以可以保持健康很久。同樣用三寶,有人覺得 房地產沒效,有人覺得有效但效果有限,有人覺得很有效但不曉得有更深的效果,仁波切用三寶可以直達空性。 這非常值得我們所有道親學習。用三寶有深度、淺度的不同,包括我在內,我們都要向仁波切學習這種用到識透真理,見到實相,到達極至的空性,才停下來的修道精神。 仁波切對三寶修持的分享 在一貫道的修持上,我不是專家,不敢指導別人如何修三寶,但點傳師和道親都非常好奇我用三寶的經驗,我也願意提供自己的一點經驗,和每個人分享。 關於三寶,因為我求道時沒有任何一貫道的背景,也沒有中文基礎,無法閱讀各種深奧的道書,所以我只能依照點傳師告訴我的方法去修。但每次我用三寶都希望不只是用而已,而希望盡自己的全力專注修持。 我用三寶時,都會先放下身邊一切事,坐下來,放輕鬆,然後試著停止一切思緒, 建築設計一切我們平日每天充滿頭腦的想法都放下。有時無法完全離念,但我盡自己的能力止念。然後開始清靜自己的心念。淨潔我的心,然後將念頭集中在玄關,剛開始無法守很久,也許五分鐘、十分鐘,慢慢的增加,現在我可以一次守玄三十分鐘。守玄令我的心非常安定、清靜,且舒適。 用三寶時間不在久,純淨與清晰才是重點。我有一個朋友,他是美國人。當我在美國時常與他一起打坐,他喜歡打坐,但每次打坐時都放一個鐘在他的面前,然後自豪的說:我可以坐二小時這麼久。我說:你這樣不是坐禪是在看鐘,像這樣看時鐘,我可以看更久。你一直向外看著時間,卻從來不向內看你的心念。 我一開始守玄時,曾經有二次,因為我守玄守得太緊,而產生嚴重的頭痛,另一次我守玄打坐完,站起來時出現暈眩,我想是我把意念完全集中在玄關,能量全匯集在頭部而讓 建築設計頭無法承受。現在我已找到平衡的方式,不會守得那麼緊,不把能量全部集中在玄關一點上就不再有頭痛頭暈的現象。 由於我經常要乘飛機、火車、巴士旅行,我總是利用這段旅程來修習三寶,一方面不會無聊,再則也不會浪費時間。這樣的修行往往令我覺得愉快、舒服,而且似乎一切煩惱、憂慮都消失了。 除了守玄以外,我特別喜歡默念真經。我經常默念真經,但我用一種自己的方式,就是除了默念這五個字以外,我會加上觀想,觀想彌勒菩薩在我的前面,在我們中間有一條線繫在我們之間。我默念真經向彌勒菩薩,彌勒菩薩將他的祝福、光明,從這一條線回應到我身上,令我覺得非常的愉快舒適。每次我做完這樣的修行,都覺得生命被淨化乾淨,而且充滿能量,可以重新出發去做任何事。所以我很喜歡默念真經,也可以持念很久很久。James Tseng      結婚   .
創作者介紹

創意

az09azqgf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